國會還沒通過

該否晴朗

的日子

 

蓋洛普的意思是

既然大多數的納稅者

都不關心高棉或越南

天空的顏色

便沒有理由再派CIA

去謀殺他們的太陽

 

但誰能無視

只穿內褲的福特總統

「別玩骨牌,

當心把褲子輸掉!」

 

 

国会还没通过

该否晴朗

的日子

 

盖洛普的意思是

既然大多数的纳税者

都不关心高棉或越南

天空的颜色

便没有理由再派CIA

去谋杀他们的太阳

 

但谁能无视

只穿内裤的福特

「别玩骨牌,

当心把裤子输掉!」

 

1975116              非馬詩No.091

 

 

發表處所﹕

笠詩刊(67); 《你是那風》

 

------------------------------------------------------------------------------------------

那天我們用高腳杯對飲

 

笑聲

使一隻高高縮起的

跌落

醇酒裡

 

夕陽下

一隻白鷺飛起

自故鄉的水稻田

 

導引眼睛

穿過煙霧

在摩天樓擠塞的天邊

久久流連

 

 

那天我们用高脚杯对饮

 

笑声

使一只高高缩起的

脚影

跌落

醇酒里

 

夕阳下

一只白鹭飞起

自故乡的水稻田

 

导引眼睛

穿过烟雾

在摩天楼挤塞的天边

久久流连

 

            1975510              非馬詩No.092

 

發表處所﹕   

笠詩刊(67); 當代中國新文學大系(1980.4);

潮陽文苑(1994.8);《非馬詩選》

 

 

THAT DAY WE DRANK TO EACH OTHER WITH STEM GLASSES

 

laughter

startled a retracted

foot

and caused its shadow to drop 

into my mellow wine glass

 

under the setting sun

an egret flew up

from hometown's rice field

leading the eyes

through the mist

to wander

in the horizon

of skyscrapers

 

 

---------------------------------------------------------------------------------------------

 

 

雲門舞集

──寄林懷民

 

 

漂泊天邊的

那片雲

什麼時候

已湧成

一種氣候

 

 

繞著一座無形的大旋門

一群群影子

在霓虹燈的指揮下

轉來又轉去

轉來又轉去

 

 

一陣霹靋

青蛇舞過

一張張冷漠的臉譜

白蛇舞過

一張張冷漠的臉譜

 

 

竟聚成一座

現代的雷峰塔

將許仙罩住

 

 

云门舞集

──寄林怀民

 

漂泊天边的

那片云

什么时候

已涌成

一种气候

 

绕著一座无形的大旋门

一群群影子

在霓虹灯的指挥下

转来又转去

转来又转去

 

一阵霹雳

青蛇舞过

一张张冷漠的脸谱

白蛇舞过

一张张冷漠的脸谱

 

竟聚成一座

现代的雷峰塔

将许仙罩住

 

            19751010                        非馬詩No.093

 

發表處所﹕   

幼獅文藝(265期﹐1976.1);《白馬集》;

半流質的太陽(張漢良、蕭蕭編﹐幼獅﹐1994)

 

 

 

DANCE

 

upon a sudden peal of thunder

a green snake dances by

so many indifferent faces

a white snake dances by

so many indifferent faces

 

 

-------------------------------------------------------------------------------------------------

 

不眠的橋

 

躺著看天

像兒時

 

媽總說

該睡了

露水太重

明天還得早起

 

那時候鄉下沒有電燈

天上閃爍的星星顯得特別親切

而在黑暗裡伸懶腰的我

因觸著了兩岸柔軟神秘的夢境

便讓小小的心泛滿了快樂的淚水

 

但此刻一道刺眼的光

自遠而近

像熄燈後值星官查舖的

手電筒,掃過我裝睡

向街的窗

而沉重的馬達輾過

我拓寬了的胸膛

激起一陣空洞的迴響

然後循著堅冷的超級公路

向另一個陌生而其實熟透了的

日子,筆直駛去

 

 

不眠的桥

 

躺著看天

像儿时

 

妈总说

该睡了

露水太重

明天还得早起

 

那时候乡下没有电灯

天上闪烁的星星显得特别亲切

而在黑暗里伸懒腰的我

因触著了两岸柔软神秘的梦境

便让小小的心泛满了快乐的泪水

 

但此刻一道刺眼的光

自远而近

像熄灯后值星官查铺的

手电筒,扫过向街

装睡的窗

而沉重的马达辗过

我拓宽了的胸膛

激起一阵空洞的回响

然后循著坚冷的超级公路

向另一个陌生而其实熟透了的

日子,笔直驶去

 

            19751018                        非馬詩No.094

 

發表處所﹕   

笠詩刊 (70);台灣日報 (1984.5.26);

世界日報 (1984.7.18); 潮陽文苑 (1994.8);

《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

 

生命的指紋

 

繪在我地圖上

這條曲折

迴旋的道路

帶我

來到這裡

 

每個我記得或淡忘了的城鎮

每位與我擦肩而過或結伴同行的人

路邊一朵小花的眼淚

天上一隻小鳥的歡叫

都深深刻入

我生命的指紋

 

成了

我的印記

 

 

 

生命的指纹

 

绘在我地图上

这条曲折

回旋的道路

带我

来到这里

 

每个我记得或淡忘了的城镇

每位与我擦肩而过或结伴同行的人

路边一朵小花的眼泪

天上一只小鸟的欢叫

都深深刻入

我生命的指纹

 

成了

我的印记

 

            1975112              非馬詩No.095

 

發表處所﹕   

笠詩刊(70); 海洋副刊 (1982);

潮陽文苑 (1994.8);《非馬詩選》;

《篤篤有聲的馬蹄》;《非馬短詩精選》;

《非馬集-台》; 《你是那風》;

20世紀漢語詩選第三卷1950-1976

一刀文學网非馬專欄;

《露天吧4--一刀中文网在線作家專號》;

 

 

LIFE'S FINGERPRINT

 

this turning and twisting road

on my map

has brought me here

 

every town I have remembered or forgotten

everyone who has passed by or walked with me

the tear of a violet at the roadside

a  joyous cry of a lark in the sky

all etched onto the fingers of my life

 

to become

my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