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街頭

 

四面八方

群獸咆哮而至

 

驚動

一雙悠遊的腳

加入逃竄的行列

 

塵沙過處

一隻斑馬

痛苦地掙扎

終於無聲倒下

 

 

 

十字街头

 

四面八方

群兽咆哮而至

 

惊动

一双悠游的脚

加入逃窜的行列

 

尘沙过处

一只斑马

痛苦地挣扎

终於无声倒下

 

1979510 非馬詩No.161

 

發表處所﹕ 民眾日報(1979.8.3);世界日報(1990.9.30);

《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AT THE INTERSECTION

 

 

from all directions

herds of clamoring animals rush

unhurried feet

forcing them to join the stampede

 

after the dust settles

a zebra

lies lifeless

on the ground

 

 

--------------------------------------------------------------------------------------------------------

 

神木

 

笑聲

追蹤洪荒的

一個閃電

穿過沉睡的黑森林

來到你的腳下

 

手拉著手

一群年青人

繞著你

想量你的腰圍

卻身不由己

越轉越快

狂跳起

祭神之舞

 

 

神木

 

笑声

追踪洪荒的

一个闪电

穿过沉睡的黑森林

来到你的脚下

 

手拉着手

一群年青人

绕着你

想量你的腰围

却身不由己

越转越快

狂跳起

祭神之舞

 

 

1979522 非馬詩No.162

 

 

發表處所 民眾日報(1979.7.14);美洲中國時報(1983.6);

《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你是那風》

 

 

THE DIVINE TREE

 

 

after penetrating the dark-sleep forest

the lightning of laughter

from the ancient world

finally arrives at your foot

 

holding hands and circling slowly

a group of young men

try to measure your girth

 

suddenly they become wild

turning faster and faster

in a ritual dance

 

------------------------------------------------------------------------------------------------

 

靜物7

 

喜歡擠窄門

喜歡郊遊

喜歡一見到潺潺流水

便高高撩起裙子

把白淨的足脛

伸進去探討

冷洌的定義

好在臉上

依男孩子的瀟灑程度

作最佳的溫度調節

 

這群愛大呼小叫的

大學女生們

才上了方東美老教授

一堂哲學課

便一個個緊閉起嘴

挨擠在一隻

瘦頸花瓶裡

芳容失色

 

 

静物7

 

喜欢挤窄门

喜欢郊游

喜欢一见到潺潺流水

便高高撩起裙子

把白净的足胫

伸进去探讨

冷洌的定义

好在脸上

依男孩子的潇洒程度

作最佳的温度调节

 

这群爱大呼小叫的

大学女生们

才上了方东美老教授

一堂哲学课

便一个个紧闭起嘴

挨挤在一只

瘦颈花瓶里

芳容失色

 

1979729 非馬詩No.163

 

 

發表處所﹕ 中外文學 (85); 亞美時報 (1990.12.29);

《非馬詩選》;《非馬的詩》;《你是那風》

 

---------------------------------------------------------------------------------------------

 

 

在餐桌上

 

舉箸

聽一條

嘴巴張得

比我還大的

述說

上鉤的故事

 

刺的手

突然僵在半空中

當我發現

盤裡興風作浪的

竟是

自己的

兄弟

 

 

在餐桌上

 

举箸

听一条

嘴巴张得

比我还大的

述说

上钩的故事

 

冲刺的手

突然僵在半空中

当我发现

盘里兴风作浪的

竟是

自己的

兄弟

 

 

1979929 非馬詩No.164

 

發表處所﹕ 笠詩刊(94);《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AT THE DINING TABLE

 

raising a pair of chopsticks

while listening to

a fish

mouth opened wider than mine

spiced up

with all kinds of condiments

telling the story

of how he got hooked

 

my hand

suddenly froze

in midair

when I discovered

the one stirring up

strong winds and waves

on the plate

was my very own

brother

 

 

 

------------------------------------------------------------------------------------------

 

 

花瓶

 

風在叫些什麼

鳥在叫些什麼

樹什麼顏色

雲什麼顏色

天空什麼顏色

 

這些來自廣大

原野的花

只顧勾著頭

爭看窗外

卻沒想到

把花瓶的脖子

扯得又細

又長

 

 

花瓶

 

风在叫些什麽

鸟在叫些什麽

树什麽颜色

云什麽颜色

天空什麽颜色

 

这些来自广大

原野的花

只顾勾着头

争看窗外

却没想到

把花瓶的脖子

扯得又细

又长

1979104 非馬詩No.165

 

發表處所﹕ 笠詩刊(94);《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非馬自選集》; 《你是那風》;

每週一詩(2000.5.21-2000.6.10); 中西詩歌(2006年第2)

非马博客;中国诗人论坛;伊甸园;咖啡豆;美华文学论坛;诗歌报论坛;

北美枫;酷我;诗词在线;诗生活;脸书;雪魂(一)2016.9

 

 

FLOWERS AND THE VASE

 

what is the wind howling about?

what are the birds chirping about?

what colors are the trees?

what colors are the clouds?

what color is the sky?

 

fighting to see the world

outside the window

the wild flowers stretch

the neck of the vase

long

and

thin

 

 

Appeared in: Poem of the Week (2000.5.21 - 2000.6.10);

中西诗歌(2006年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