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雀記

 

他們用鑼用鼓用鍋用鏟

用手用腳用嘴巴呼喝叫囂鼓噪

跑著跳著追著趕著

從這樹到那樹

從這村到那村

從這天到那天

不讓絲毫喘息

飛飛飛飛

到精疲力竭氣絕墜地

 

當勝利者高高舉起

小小獵物微溫的身體

竟瞥見

逐漸閉起的白眼內

突然抽搐起來的

自己

 

 

赶雀记

 

他们用锣用鼓用锅用铲

用手用脚用嘴巴呼喝叫嚣鼓噪

跑着跳着追着赶着

从这树到那树

从这村到那村

从这天到那天

不让丝毫喘息

飞飞飞飞

到精疲力竭气绝坠地

 

当胜利者高高举起

小小猎物微温的身体

竟瞥见

逐渐闭起的白眼内

突然抽搐起来的

自己

            19791019                        非馬詩No.171

 

發表處所﹕    笠詩刊;台灣時報;詩神(111,1994.10);

                        《非馬詩選》;《非馬的詩》;

地球村的詩報告(江天編,1999.3);

                        混聲合唱─「笠」詩選〈1992.9; 《你是那風》;

                        非马博客; 脸书

 

------------------------------------------------------------------------------------------------------------

鼓聲

 

毛茸茸的

拳頭

一下下

扎實地

落在

一個

欲辯無力

文明的

胸膛上

 

 

鼓声

 

毛茸茸的

拳头

一下下

扎实地

落在

一个

欲辩无力

文明的

胸膛上

 

 

19791024                        非馬詩No.172

 

發表處所﹕    民眾日報(1980.1.13);亞美時報(1990.12.1);中國微型詩

                        《非馬詩選》;《非馬短詩精選》; 《你是那風》;

                        一刀文學网非馬專欄


DRUM BEATS

 

 

A hairy

fist

bangs relentlessly

on a civilized

chest

that tries in vain

to make some flimsy

arguments

 

 

Appeared in:   AUTUMN WINDOW, Arbor Hill Press,1st Ed. (1995), 2nd Ed. (1996)

 

-------------------------------------------------------------------------------------------------------

 

獵小海豹圖

 

牠不知木棍舉上去是幹什麼的

牠不知木棍落下來是幹什麼的

同頭一次見到

那紅紅的太陽

冉冉升起又冉冉沉下

海鷗飛起又悠悠降下

波浪湧起又匆匆退下

一樣自然一樣新鮮

一樣使牠快活

 

純白的頭仰起

純白的頭垂下

在冰雪的海灘上

純白成了

原罪

短促的生命

還來不及變色

來不及學會

一首好聽的兒歌

 

只要我長大

只要我長大…

 

附注﹕每年冬天在紐芬蘭島浮冰上出生的小海豹群,長到兩三個禮拜大小的時候,

渾身皮毛純白,引來了大批的獵人,在冰凍的海灘上大肆捕殺。每天每條拖網船的

平均獵獲量高達一千五百頭。這種大屠殺通常持續五天左右,直到小海豹的毛色變

成褐黃,失去商用價值為止。

        每年年初,美加各地報章都會為此事喧嚷一陣。其中使我久久不能忘懷的,是刊在芝加哥論壇報上的兩張照片。一張是一隻小海豹無知而好奇地抬頭看一個獵人高高舉起木棍;另一張是木棍落地後一了百了的肅殺場面。

           

 

猎小海豹图

 

它不知木棍举上去是干什么的

它不知木棍落下来是干什么的

同头一次见到

那红红的太阳

冉冉升起又冉冉沉下

海鸥飞起又悠悠降下

波浪涌起又匆匆退下

一样自然一样新鲜

一样使它快活

 

纯白的头仰起

纯白的头垂下

在冰雪的海滩上

纯白成了

原罪

短促的生命

还来不及变色

来不及学会

一首好听的儿歌

 

只要我长大

只要我长大…

 

附注:每年冬天在纽芬兰岛浮冰上出生的小海豹群,长到两三个礼拜大小的时候,

浑身皮毛纯白,引来了大批的猎人,在冰冻的海滩上大肆捕杀。每天每条拖网船的

平均猎获量高达一千五百头。这种大屠杀通常持续五天左右,直到小海豹的毛色变

成褐黄,失去商用价值为止。

            每年年初,美加各地报章都会为此事喧嚷一阵。其中使我久久不能忘怀的,是刊在《芝加哥论坛报》上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一只小海豹无知而好奇地抬头看一个猎人高高举起木棍;另一张是木棍落地后一了百了的肃杀场面。

 

 

            1979118              非馬詩No.173

 

發表處所    笠詩刊(99);美洲中國時報(1984.8.18);

                        四國六人詩選(1992.12);《白馬集》;《篤篤有聲的馬蹄》;

                        《四人集》;《非馬自選集》;《非馬的詩》;

網絡七十年代詩選;混聲合唱─「笠」詩選〈1992.9;

                        地球村的詩報告(江天編,1999.3); 《你是那風》;梅園文學;

                        一刀文學网非馬專欄;北美楓;美華文學論壇;伊甸園;

                        《露天吧4--一刀中文网在線作家專號》;诗词在线;

                        非马博客; 诗生活; 臉書;文心社;

                        聯成娛樂5/12 在台北演唱;

 

 

HUNTING BABY SEALS

 

she doesn’t know why a club is raised

she doesn’t know why a club is lowered

as seeing for the first time

the rising and setting of the sun

the soaring and swooping of gulls

the rushing and retreating of waves

all natural

all make her happy

 

a raised head

pure white

a lowered head

no longer white

on the ice-covered beach

 

 

------------------------------------------------------------------------------------------------------------

 

 

渡海

──在芝加哥看台灣〈雲門舞集〉

 

渡海而來

一群年青舞者

用薄薄的白綢

掀起

滔天巨浪

教一輩子沒嘗過

風險的人

也暈暈船

 

飽脹的胃

吐掉積食

迷幻的腦袋

驚醒

習於霓虹的眼睛

睜向

暴風雨前的黑暗

 

渡海而來

一群翩翩的東方少年

終於忍不住

齊齊張口

讓悶了幾百年的一聲

吶喊

排山倒海

沖向

風平浪靜的

耳殼

 

 

渡海

──在芝加哥看台湾〈云门舞集〉

 

渡海而来

一群年青舞者

用薄薄的白绸

掀起

滔天巨浪

教一辈子没尝过

风险的人

也晕晕船

 

饱胀的胃

吐掉积食

迷幻的脑袋

惊醒

习於霓虹的眼睛

睁向

暴风雨前的黑暗

 

渡海而来

一群翩翩的东方少年

终於忍不住

齐齐张口

让闷了几百年的一声

呐喊

排山倒海

冲向

风平浪静的

耳壳

 

            19791218                        非馬詩No.174

 

發表處所﹕    聯合副刊(1980.1.12);《非馬詩選》;

                        《白馬集》;《非馬自選集》; 《你是那風》

 

-----------------------------------------------------------------------------------------------

 

禁止張貼

 

一張張

浮動的臉

在越刮越緊的北風裡

凝鑄成

一個個

沉重的鉛字

 

任誰

任誰都洗不掉

灰撲撲的民主牆上

這黑白分明的

大字報

 

 

禁止张贴

 

 

一张张

浮动的脸

在越刮越紧的北风里

凝铸成

一个个

沉重的铅字

 

任谁

任谁都洗不掉

灰扑扑的民主墙上

这黑白分明的

大字报

 

            19791220                        非馬詩No.175

 

發表處所﹕    笠詩刊(96);《非馬詩選》; 《你是那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