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商店

──返鄉組曲之五

 

在友誼商店門口

我親眼看到

面紅耳赤的夕陽

因拿不出護照

被硬生生擋駕

 

我也明明看到

黯然地他轉身離去

卻在無意中發現

什麼時候

他竟又擠在櫥窗外

同眾多妒羨的眼睛

向內張望

 

友谊商店

──返乡组曲之五

 

在友谊商店门口

我亲眼看到

面红耳赤的夕阳

因拿不出护照

被硬生生挡驾

 

我也明明看到

黯然地他转身离去

却在无意中发现

什麽时候

他竟又挤在橱窗外

同众多妒羡的眼睛

向内张望

 

            19801018                        非馬詩No.196

 

發表處所﹕    笠詩刊(104);遠東時報(81.1.13);

                        聯合副刊(81.3.31);聯副三十年文學大系;

                        《白馬集》;大地縱橫;漏网之诗(脸书,博客);

 

--------------------------------------------------------------------------------------------------

 

 

小巴士

──返鄉組曲之六

 

馱著滿腹離愁

在千瘡百孔的土道上

僕僕顛簸

 

越近深圳

路途越是

斷腸

超載的小巴士

越磨磨蹭蹭

不肯向前

 

我知道它

怕在天黑前趕到終點

怕眼睜睜看著

又一批不願離鄉背井的遊子

三腳兩步

越過邊界而去

 

小巴士

──返乡组曲之六

 

驮着满腹离愁

在千疮百孔的土道上

仆仆颠簸

 

越近深圳

路途越是

断肠

超载的小巴士

越磨磨蹭蹭

不肯向前

 

我知道它

怕在天黑前赶到终点

怕眼睁睁看着

又一批不愿离乡背井的游子

三脚两步

越过边界而去

 

            19801018                        非馬詩No.197

 

發表處所﹕    笠詩刊(104);遠東時報(81.4.21);

                        羊城晚報(86.9.18);《白馬集》; 大地縱橫;漏网之诗(脸书,博客);

 

---------------------------------------------------------------------------------------------------------

 

 

 

 

挑擔的老嫗

            ──返鄉組曲之七

 

眉笑眼開

把我手中笨重的行李

一把搶了過去

挑在肩上

 

頓時

她步態蹣跚

而咬緊的牙關

卻連連迸出

「不重不重!」

 

她不知道

她龜裂的腳板

正叭噠叭噠

一下下

重重打在

我負疚的心上

 

 

 

挑担的老妪

            ──返乡组曲之七

 

眉笑眼开

把我手中笨重的行李

一把抢了过去

挑在肩上

 

顿时

她步态蹒跚

而咬紧的牙关

却连连迸出

「不重不重!」

 

她不知道

她龟裂的脚板

正叭哒叭哒

一下下

重重打在

我负疚的心上

 

            19801018                        非馬詩No.198

 

發表處所﹕    笠詩刊(104);海洋副刊(82.12.2);華報(2001.7.13Tu);

                        《白馬集》;《非馬集》;《篤篤有聲的馬蹄》;

《非馬短詩精選》;《非馬的詩》;   《夢之圖案》;

一刀文學网非馬專欄;大地縱橫;

 

-------------------------------------------------------------------------------------------------

 

羅湖車站

            ──返鄉組曲之八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

她老人家在澄海城

十個鐘頭前我同她含淚道別

但這手挽包袱的老太太

像極了我的母親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父親

我的父親

他老人家在台北市

這兩天我要去探望他

但這拄著拐杖的老先生

像極了我的父親

 

他們在月台上相遇

彼此看了一眼

果然並不相識

 

離別了三十多年

我的母親手挽包袱

在月台上遇到

拄著拐杖的我的父親

彼此看了一眼

可憐竟相見不相識

 

           

罗湖车站

      ──返乡组曲之八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她老人家在澄海城

十个钟头前我同她含泪道别

但这手挽包袱的老太太

像极了我的母亲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他老人家在台北市

这两天我要去探望他

但这拄着拐杖的老先生

像极了我的父亲

 

他们在月台上相遇

彼此看了一眼

果然并不相识

 

离别了三十多年

我的母亲手挽包袱

在月台上遇到

拄着拐杖的我的父亲

彼此看了一眼

可怜竟相见不相识

 

            19801018                        非馬詩No.199

 

 

發表處所﹕    笠詩刊(104);遠東時報(81.1.13);

                        海洋副刊(82.12.2);羊城晚報(86.9.18);

                        華報(94.9.15);網絡八十年代詩選;《白馬集》;

《非馬集》;《篤篤有聲的馬蹄》;《四人集》;

《非馬短詩精選》;《非馬的詩》;《夢之圖案》;

詩刊(2002.3.上半月刊);詩選刊(2002.5);

一刀文學网非馬專欄;《露天吧4--一刀中文网在線作家專號》;

《澳洲彩虹鹦》第20(2009.10);

詩詞在線;大地纵横;北美枫;美华文学论坛;伊甸园;

澳洲长风论坛;湾区华人论坛;常青藤;中国风;

酷我;梅园文学;诗生活;文心社;中国诗赋网;

诗歌报论坛;非马博客;《新诗三百首》,林平主编(2015

                        博客中國(A); 環球華報新詩潮,2017.9.13

                        陈长江主编《诗歌经典2017》;脸书;微信;

                        《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周鹏程 主编,20162018

                       

 

AT LUOHU BORDER STATION, SUMMER 1980

I know she is not my mother
my mother is in Chenghai
I bade her a tearful goodbye ten hours ago
but this old woman with a cloth bundle in her hand
looks so much like my mother

I know he is not my father
my father is in Taipei
I am going to visit him in a couple of days
but this old man staggering with a cane
looks so much like my father

they meet on the platform
glancing at each other
and are indeed strangers

having been separated for over thirty years

my mother with a cloth bundle in her hand

encounters my father staggering with a cane

on the platform of this border station

they exchange glances

and, alas! don’t even recognize each other

 

 

*Like so many Chinese families, my family was split by the Chinese civil war.

My father with my elder brother and myself lived in Taiwan, while my mother

with the rest of the family remained in China Mainland.  During the summer

of 1980, I visited my mother for the first time in more than 30 years.  This poem

was conceived on the train waiting to depart for Hong Kong at LuohuLo Wu

Station which was then China's only door opening  to the outside world.

 

                       

Appeared in:澳洲彩虹鹦》第20(2009.10);大地纵横;诗生活;

                        北美枫;美华文学论坛;伊甸园;澳洲长风论坛;

                湾区华人论坛;常青藤;中国风;酷我;梅园文学;

                文心社;中国诗赋网;诗歌报论坛;非马博客;脸书;

 

後記﹕去年秋天,當我隨著人群湧上從香港開往廣州的火車時,心情的冷落—

既不激動,更乏熱情—連我自己都有點吃驚。在家裡同離別了三十多年的家人靜

靜相聚了一個多禮拜,又黯然地分手。在回到美國之前,我又到台北看望年邁的父

親,同時也看看朋友。台北日新月異的繁榮熱鬧,不但不曾化解我心頭的冰塊,反

而增加了它的重量。我想我大概是病了。

            這樣懨懨地過了一個多月,直到有一天早晨,吐出積食般吐出了這一串詩,

才覺得好過些。

            『舞鞋與泥腳』是在香港直達廣州的火車上,看到熒光幕映出優雅的芭蕾舞

時,泛起的一點矛盾心情。我一向喜愛芭蕾,但不知怎的,當我的眼睛一下子從窗

外土灰色的現實轉到五彩繽紛的熒光幕上時,竟連舞者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使我覺得

虛假可憎。

            『孤單的旅程』則是我從廣州搭飛機到汕頭途中的一點經驗。當我發現我可

能是機上唯一使用安全帶的旅客時,孤單的旅程更形孤單。

            『小巴士』寫我回香港前小巴士漫長的土路歷程。

            『羅湖車站』則是我在回香港的火車上,恍惚的腦裡以邊界的羅湖車站為舞

台,演出的一幕時代悲劇。

 

後记:去年秋天,当我随着人群涌上从香港开往广州的火车时,心情的冷落—

既不激动,更乏热情—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在家里同离别了三十多年的家人静

静相聚了一个多礼拜,又黯然地分手。在回到美国之前,我又到台北看望年迈的父

亲,同时也看看朋友。台北日新月异的繁荣热闹,不但不曾化解我心头的冰块,反

而增加了它的重量。我想我大概是病了。

            这样恹恹地过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早晨,吐出积食般吐出了这一串诗,

才觉得好过些。

            『舞鞋与泥脚』是在香港直达广州的火车上,看到荧光幕映出优雅的芭蕾舞

时,泛起的一点矛盾心情。我一向喜爱芭蕾,但不知怎的,当我的眼睛一下子从窗

外土灰色的现实转到五彩缤纷的荧光幕上时,竟连舞者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使我觉得

虚假可憎。

            『孤单的旅程』则是我从广州搭飞机到汕头途中的一点经验。当我发现我可

能是机上唯一使用安全带的旅客时,孤单的旅程更形孤单。

            『小巴士』写我回香港前小巴士漫长的土路历程。

            『罗湖车站』则是我在回香港的火车上,恍惚的脑里以边界的罗湖车站为舞

台,演出的一幕时代悲剧。

 

--------------------------------------------------------------------------------------------------------------

 

照鏡

 

經歷過那麼多大風雪

還在乎鬢邊這一點小霜

 

等單薄的葉子落盡

我再鼓腮來一陣狂飆

 

           

 

经历过那么多大

在乎鬓边这一点小霜

 

薄的叶子落尽

我再鼓腮来一

 

            19801217                        非馬詩No.200

 

發表處所﹕    台灣文藝(革新19);台灣日報(84.9.21);

                        亞美時報(147,90.11);詩林(49,95.2.15);

                        《白馬集》;《非馬的詩》;   《夢之圖案》;

                        未名雜誌(98第一期);非马博客; 脸书;诗中国;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非马特约•名人作品展】;

 

 

LOOKING INTO THE MIRROR

 

After going through so many snowstorms

I couldn't care less about these tiny patches of frost

at my temples

 

Wait until all the frail leaves have fallen

I'll puff out my cheeks to generate a wild whirlwind

 

 

 Appeared in: Poems of the World (Autumn 2014);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非马特约•名人作品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