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馬英文詩集《在天地之間》

出版美國出版社,巴蒂摩爾,2010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Poems by William Marr

PublishAmerica, Baltimore, 2010

 

 

 

 

 

 

 

 

 

 

 

 

 

 

 

 

 

 

 

下面是兩位美國詩人為這本書寫的評語:

非馬是我的畫友、詩友及各方面都傑出的好友。我們在他從阿岡國家研究所退休前的八十年代便認識。有了更多的時間寫作,他很快就成為伊利諾州詩人協會的第二任會長,並加入了芝加哥詩人俱樂部。他的詩,永遠是那麼精短、尖銳和目標準確,從一開始便把我給迷住了。他從來不壓榨他的題材,而是直接進入主題與讀者的心,這就使得他的作品雋永而令人難忘。像他在卡翠娜與初潮二詩裡,把悲劇處理得既生動又簡潔卻不失其敏銳的悟力。他的妻子之群,引發他的靈感寫出了如秋窗及共傘這些膾炙人口的溫馨的詩篇。非馬的詩在中國、台灣及東南亞都廣被閱讀,而他曾把他自己大部分的詩以及別的作家的作品翻譯成中文。除了在這裡及海外出版了十四本他自己的詩集外,他還主編了幾本中國及台灣的現代詩選。1961年抵達美國,1969年獲得威斯康辛大學的核工博士學位,之後他便在美國的生活方式中安頓了下來,但他從未失去確立他獨特詩風的那種深刻的東方洞察力。 

格蘭娜‥豪樂威(Glenna Holloway),伊利諾州詩人協會創會會長,

詩集《從未遠離水和別的故事》作者


當用一個核科學家及詩人的眼光來看世界,知覺的粒子如何混雜,還有這知覺對我們這個在星球中間運轉的世界有什麼說法?原子力,暈圈,環繞著所有有生命、無生命的物体,越過生命、時間與歷史的界限而交互作用。中國的黃河向海流去,流過那些在它岸邊耕作並為他們的生活與土地消耗它的水源的人們的眼睛,其實它也從他們的身上吸取了營養。一個藝術家,無比清醒地面對他的畫,卻讓一個漫遊的陌生人在他的畫布上完成了他的傑作。在黑暗中閃爍,一隻螢火蟲變成了耀眼的閃電,照亮了一張人臉上的小丘、山巒、河川與溝壑。一支出土的古笛,吹響了徹骨的來自被遺忘的年代的聲音。沒有塵埃能攀附一匹從夜夢的最深處疾奔而來的黑馬的眼珠。一個女人一口咬住一個男人把他像老鼠般銜在嘴裡。而只有在木板的廟頂傾塌腐爛、石柱紛紛出頭撐持天空以後,神廟才算正式完工。

《在天地之間》是來自台灣的著名詩人非馬(阿岡國家研究所的朋友們稱他為William Marr)的第二本英文詩集。(他有14本用他的母語中文寫成的詩集。)這些是一個到處旅遊、觀察入微、言簡意賅的人寫的詩,因為這世上有那麼多的東西可看,而就是這世界裡的瑣片碎屑在存在與不存在的粗邊中間的空隙,需要好好檢視体驗,以便在我們誕生的星球間空曠的回音裡找到人類生存的定義。 

杰雷‥史密斯(
Jared Smith),著名詩人,

詩集《草根》及《墳墓在年代間增長》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