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 震

 

非馬

 


被 大 怪 手
從 瓦 礫 中 挖 出 的
血 肉 橫 飛 的
驚 痛
仍 在 那 裡
撲 撲 抽 搐 顫 動

它 們 的 震 幅
遠 遠 超
里 克 特 級 數
震 央
就 在 我 們 的 心窩 上

 

 

非马

 

被 大 怪 手

从 瓦 砾 中 挖 出 的

血 肉 横 飞 的

惊 痛

仍 在 那 里

扑 扑 抽 搐 颤 动

它 们 的 震 幅

远 远 超 出 里 克 特 级 数

震 央

就 在 我 们 的 心窝 上

 

 

Aftershock

William Marr

 

the bloody mutilated
terror
dug up from the ruins
by an excavator
still lies there
trembling

with intensity
exceeding the Richter scale
its epicenter
right in our heart

 

 

APRÈS-COUP

( traduit par Athanase Vantchev de Thracy)


La mutilée et sanglante
Terreur
Déterrée des ruines
Par une excavatrice
Gît toujours là
Tremblant


Avec une intensité
Qui dépasse l'échelle de Richter
Son épicentre

Est situé
droit dans notre cœur

 



版權登記,2006,非馬
准許複印,但請 注明作者名字並勿作任何更動或出售


 

非馬藝術世界(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