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

(俄)文诺科罗夫 ( YEVGENY VINOKUROV)

 

要是同意把黑说成白,

一个人也许能换取心灵的平静。

那时候他该么办,

                                    当他的良知

 

猛地揭下它的头巾?

他该怎么办当羞耻挨近

告诉他为何来临?

出其不意,到头来,它可能发生─

像天使的喇叭─

                                    那羞耻!

人类的羞耻,

                        伟大的神,

                                     残酷,古老,

身怀尖刀在林间穿梭

像一个疯狂的复仇女神,

寻找它恐惧,战栗的猎物。

而虽然岁月飞逝,它仍紧追不舍,

在他最不提防的时候捉住了他:

在战火里,

                        在床上同他的女人,

或在宴会里举杯的当儿。

我不知道有更大的神奇!

即使现在它仍是个不可解的谜。

我不知道我们的良知来自何处,

也不清楚它的发源地.

勒它的脖子,它照活不误;

它不断补偿世上所有的惨事。

一个人不该只对灵魂的卑下感到惊异,

而该赞赏它不可量测的高度。

 

 

 

鸟唱歌时说些什么?有意义吗?

黑夜充满了声音,膨胀,混搅,扩散。

它们是否对灿烂星星的?

或对无边宇宙的礼赞?

 

或者它们根本不是歌,

                                    而是,比方说,

谈论许多事物,以不同的语言.

如:清晨来了。今天的露水很重。

或:看这里,你们这些鸟,

                                    我找到了一些虫

 

 

一支桨躺在

(俄)欧佐洛夫 (LEZ OZEROV)

 

一支桨躺在沙滩上

它诉说的广袤与动荡

多过那把它来且抛上陆地的

整个庞大灿亮的海洋。

 

 

 

   

好少啊

(苏格兰) 科吕 (JOE CORRIE)

 

好少啊那些手上不长茧,

    嘴巴说得漂亮的人,

他们将帮助我们,我的劳动朋友,

并且为我们伸张正义。

 

他们同我们走了一段路,

    起来

当我们碰到有人头戴棘冠,

背负十字架。

 

 

 

无名者

(克罗埃西亚)卡司特兰(Jure Kastelan)

 

如果一只马

从山上跑回来

上气不接下气,

给它水喝,母亲,调整它的缰辔,

为一个新的骑者。

 

如果泪水模糊了你的眼,

伤痕布满了

你的脸,

别寻找,母亲,我的坟墓

一个自由了的国家

是你栩栩的儿子

如生的形象。

 

 

 

年轻诗人

《智利》巴罗 (NICANOR PARRA)

   

 

写你想写的

用你喜欢的任何形式

太多的血已在桥下流过

我们不能再继续相信

天下只有一条正路。

 

诗的国度里没有禁地。

 

只除了,当然:

你必须在空白稿纸上求进步。

 

 

凶煞的面具

(德)布烈克特(BERTOLT  BRECHT

 

我墙上挂了一个日本雕刻,

一个凶煞的面具,镶金的。

我怜悯地注视它

额上暴胀的青筋,说明

当恶人有多费劲。

 

 

空投玩具

(奥地利)佛莱德(ERICH FRIED

 

空投

玩具

不是炸弹

在这儿童的欢节

 

市场研究者说

无疑地将

使人产生好感

 

它巳

大大

使整个世界

产生好感

 

如果飞机

在两个礼拜前

投下玩具

而只在现在投下炸弹

 

我的两个孩子

感谢你们的仁慈

将有些东西可玩

在这两个礼拜当中

 

(注)越南儿童节这一天美国飞机空投玩具在一

 些两个礼拜前才受它们炸弹洗礼的村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