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劳伦斯.佛灵盖蒂(Lawrence Ferlinghetti) 一九一九年生于纽约。身兼诗人、画家、书籍设计者,他在旧金山开设了一个叫「城灯」的书店及出版社。他与柯劳克、柯守及金斯堡同属「疲脱」  Beat)一代的作家,勇敢而坦率地向学院派的低气压挑战。但他反对其他「疲脱」作家的神秘及政治狂热的倾向,而独创出一种机智、口语化及自然抒发的诗型。他出版的诗集有《往事如画》(Pictures of the Gone World, 1955),《心灵的科尼岛》(A Coney Island of the Mind, 1958 及《自旧金山出发》( Starting from San Francisco, 1961)等多种.其中《心灵的科尼岛》再版二十多次,销数超过七十万册。他经常到处朗诵自己的诗作,广受欢迎。

 

 

《往事如画》(选译)

 

 

                                    9

 

「真理不是少数人的秘密」

                                                 

你也许会这么想

                        当你看到某些

             图书馆员

以及文化大使们

                        特别是博物馆员

            的作为

 

你会以为他们专利

     了它

            他们

            昂首

            阔步的样子

                        有如他们从不曾

    进过洗澡

                        间或什么似的

 

            但我可不责怪他们

假如我是你

                        他们说表达灵智最好是用

抽象的名辞 

                        只是

            走在博物馆里常使我

                       

                        「蹲下来」

  我总感到

                        便秘

在那种

             高度

 

 

                                    13

 

 那是一张黑暗顿时杀得死

                                                的脸

  一张笑或光不费吹灰之力便伤害得了

                                    的脸

 

   「在夜里我们的想法不同」

                                    她有一次告诉我

无力地往后躺下

                       

                        接著她便引高克多的话

 

「我感到有个天使在我体内」  她会说

                                    「不断受我

                                                      惊扰」

 

            然后她便微笑且把眼光移开去

                        为我点支香烟

                                                叹口气又爬起来

活动活动

            她甜蜜的骨架

                                    让一只袜子掉下来

 

 

 

                                    21

 

            天堂

                        那晚只有平时一半远

在诗歌朗诵会上

            满耳是火辣辣的辞句

当我听到诗人作了

                          一个音韵铿锵的结尾

  然后望开去以一个

                                     迷失的眼神

            「所有动物」最后他说

                        「在性交之后都是悲哀的」

但末排的情人们

                        看起来心不在焉

            且很快活的样子

 

 

 

《心灵的科尼岛》(选译)

 

 

1

 

在戈耶最伟大的画景里我们像是看到了

                                                                    世人

就在那一刻当

                        他们首次得到

                                                「苦难人类」的头衔

                 他们扭曲在纸页上

                                    以对灾难不可阻遏的

                                                                     狂怒

                        成堆

同婴儿及刺刀一道呻吟

                                                            在石灰的天空下

    在一个抽象的背景里充满了炸裂的树

                                    倾斜的铸像蝙蝠的翅膀与嘴

                                                滑溜的刑台

                                    尸体及食肉鸡

以及所有收场的妖魔

           

                                    「想像的劫难」中咆哮而出

他们是这般血淋淋的逼真

                                    有如他们仍活著

 

而他们确是如此

 

只有背景更换了

 

他们依然在路途中

            被兵士们瞄射

                        为假风车及疯狂的雄鸡折磨

 

 

他们还是同样的人

只是离家更远

在五十车道宽的高速公路上

                        在一座水泥的大洲

                                    间隔著无味的广告牌

        描绘著白痴的幸福幻象

 

这画里少了些囚车

                        但多了些四肢不全的公民

                                                在亮漆的汽车里

悬挂著奇怪的牌照

还有机器

            在吞噬著美国

 

 

                                    8

 

在金门公园那天

                         一个男人同他的妻子走过来

    穿过广大的草地

                        那世界的草地

他穿着绿吊带

                        一只手里拿著一支

                                                破笛子

    而他的妻子拎一串葡萄

                                     她不断地递

                                                一粒一粒地

       给不同的小松鼠

                                                            好像每一粒

                                                是一个小玩笑

 

然后两个人继续前行

                        穿过广大的草地

那世界的草地

然后

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点那里树在做梦

      而且好像一直在等著

                                                他们

他们一起在草地上坐下来

                                                不看对方一眼

                        吃著桔子

                                    不看对方一眼

                                                            把皮丢

在一只他们好像

                                    专为此而带来的篮子里

    不看对方一眼

 

然后 

            他脱掉他的衬衫同内衣

      但仍戴著帽子

                        歪在一边

                                    没说一句话

       在它下面睡著了

                                    而他的妻子只坐在那里看着

鸟飞上飞下

             叫来叫去

                        在静止的空气里

有如它们在质问著存在  

                                    或试著记起某些遗忘了的东西

 

但最后

            她也平躺了下来

                                    只躺在那里往上看   

                                                            著空无一物

而手指抚弄著无人吹过的

                                                                        破笛

   而终于回头看

                          

不带一丝特别的表情

                                    除了一种可怕的眼光

                  显露深沉的沮丧

 

 

 

 

                       

 

狗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跑

观察现实

而它看到的柬西

都比它大

而它看到的东西

是它的现实

醉鬼在门廊口

月在树上

狗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跑

而它看到的东西

都比它小

白报纸上的鱼

洞里的蚂蚁

唐人街窗口的鸡

它们的头隔著一条街

狗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跑

而它闻到的东西

闻起来有点像它自己

狗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跑

经过泥坑及婴儿

猫与雪茄

弹子房同警察

它不恨警察

只是用不上他们

它经过他们

经过整只挂著的死牛

在旧金山肉市场前面

它宁愿吃一只嫩牛

也不愿吃一个硬警察

虽然吃哪一个都行

它走过罗密欧面厂

走过科伊特纪念塔

且走过多伊尔国会议员

他怕科伊特纪念塔

但它不怕多伊尔国会议员

虽然它所听到的很可沮丧

很可气闷

很荒谬可笑

对于一只像它这样悲哀的年青的狗

对于一只像它这样不苟且的狗

但它有它自己的自由世界可住

它自己的跳蚤可吃

它不愿被戴上口罩

多伊尔国会议员只是另一座

救火栓

对于它

狗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跑

它有它自己的狗活可过

可想

可反省

摸触品尝且试验每样东西

调查每样东西

不用伪证的帮忙

一个真正的现实主义者

有一个真正的故事可讲

还有一条真正的尾巴可用来讲

一个真正的生活

                        善吠的

                                    民主狗

参与真正的

自由企业

有东西要说

关于实体论

有东西要说

关于现实

以及如何去看它

                                            如何去听它

歪著头

                        在街角

像是在让人家替它

拍照

    为胜利唱片公司

                        等著听

                                    它主人的声音

           

  像一个活问号

                                         

                                     大唱机

                                    困惑的存在

那个不可思议的空喇叭

                        永远像是

正要喷出

一些胜利的回答

   对所有的东西

 

 

 

                       

 

 

 

 

《自旧金山出发》(选译)

 

 

人口过剩

 

我定是误解了什么

在这故事里

一定是印错了

这报纸

脱帽!这里说的

最后的战争已终止

再一次

这里他们又来了

游行过

咖啡店的露台

我站在椅子上看

还是看不到

勇敢的烧焦的英雄们的脸

我站在桌子上

挥著我仅有的帽子

上面有个洞

我把洞扔

到街上去

在黑轿车的后面

我没扔我的报纸

它上面有对每椿事的解释

除了它上面有个洞

故事里缺了些什么

在破洞的所在

或者我定是误解了些什么

各国已决定

这里说的

废除它们本身

这是最高阶层的决定

还有最低阶层

回到原始社会去

因为科学已征服了自然

而自然不该被征服

所以科学该被废弃

机器必须走路

在它们转了又转之后

汽车成了昨日黄花

毕竟

马将存留

人口达到了它的极限

只有站的余地

没有地方

可以躺下来

医药必须被废弃

这样人们才能死掉

在他们该死的时候

还有空位

在表面底下

我一直希望着

我误解了些什么

在这故事里

人们还是认输

发现他们自己

在床上

而动物还是

不像人类那么残忍

因为他们不能说话

我们不是造设来

长生不死的

而造设是一切

他们发现的那使人年老的

小小的酵素

必定是又在体内失落

所有必须从头开始

在一个新的畜牧时代

太多的进步

生命再也受不

生命不是药

从蘑菇里提炼出来

给西伯利亚的SAMOYED人吃

十足保有

它们醉人的性质  

当传到尿里

这样一队长得看不到尾的男人

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喝醉

以同一只蘑菇

连锁反应于贪婪的铸像

嘴巴对著阴茎

我定是误解了些什么

在这故事里

生命是醉人的

但不能绵绵不绝

穿上更多的更多的

复杂的衣服

帽子腰带吊袜带

高撑奶罩撑呀撑地

直到它们飞跑

而乳房坍陷

毕竟

我们该再赤身裸体

这里说的

虽然通奸还是不合法

在某些州

我定是误解了些什么

在这故事里

世界不是Klee mobile()

总该有个终止

所有这些转动

绕著这笨球太阳

这在它逃遁里的太阳

此刻刚掠过屋顶

被一只Mobilgas飞马撞倒

跌落在我有破洞的报纸

后面

在它上面我一直在希望着

我误解了些什么

因为死不是答案

对我们的问题

一定有什么错误

是有

社论说

我们该做点什么

而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因为缺了什么东西

在那破洞的所在

坐在这高贵咖啡店的

露台上

在世界的左侧

那里我定是

误解了些什么

当一个紫衣金发女郎掠过

一只太高的乳房迸出

掉落在我的盘子里

我把它还给她

不显出太尴尬的样子

她把这当成好征兆

她坐下

把另一只也给了我

裹在丝缎里

我继续看我的报纸

想我必是

误解了些什么

试著装成

在这之前它曾发生过

它曾

它是clay mobile ()

缺了些什么

在破洞的所在

我在桌子底下找看到

我们的腿交缠

我们的双椅熔结

我们的臂互围著对方

她面向我

压在我的膝盖上

她的腿环绕我

我的白蛇进入她

在她里面说爱

地呻吟著听它

缺少了些什么

没有爱的性

戴著欢乐的面罩

我还握有她的一只乳房

在我手里

侍者跑过来

捡起我掉在地上的报纸

希望他是误解了些什么

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会死

只要这继续下去

酵素瓶

敞开

在桌上

 

  注:Paul Klee, 瑞士画家(1879-1940)。注意clay (泥土) Klee 的音似。

 

 

 

 

 

我昨夜没睡多少

想著内衣

你曾否停下来从理论方面

考虑过内衣

当你真正挖掘它

一些惊人的问题便浮现

内衣是一种

我们不能不同它打交道的东西

每个人都芽

内衣

甚至印地安人

穿内衣

甚至古巴人

穿内衣 

教皇穿内衣我希望

内衣被黑人穿着

路易斯安那的州长

穿内衣 

我在TV上看到他

他必是穿了贴肉的内衣

身体扭个不停

内衣真能把你扣得牢牢

黑人常穿

白内衣

那可能给他们惹麻烦

你看过内衣的广告

男人的和女人的

那么相似而又那么不同

女人的内衣把东西托上来

男人的内衣把东西拖下去

内衣是一种

男人与女人共有的东西

内衣是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

你见过三色照片

圈圈围著的叉叉

指出特别强韧的地方

以及三向伸缩

保证行动完全自由 

不要上当

它完全是根据两党系统

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事物设置的方式

美国在它的内衣里

挣扎过夜

到头来内衣控制一切

拿紧身衣为例

它们真是法西斯式

的地下政府

使人们相信

一些除了真理的东西

告诉你你能做或不能做的

你有没有试过去征服一个束腰

也许非暴力行动

是唯一的答案

甘地穿过束腰?

马克白夫人穿过来腰?

是否这就是马克白谋杀睡眠的原因?

而她经常搓著的那个污点──

真的在她内衣上?

现代的安格鲁撒克逊女士们

一定有巨大的罪感

不停地洗呀洗呀洗

掉该死的污点──搓别抹──

内衣上有污点很可疑

内衣上有凸块很惊人

内衣在晒衣绳上一面伟大的自由旗

有人逃脱了他的内衣

可能在某处赤裸著

救命!

别担心  

每个人都挂在它里面

不会有真的革命

诗依然是灵魂的内衣

内衣依然遮盖

许多缺点

从地质学的意义上说来__

奇怪的水成岩,不可思议的裂缝!

而那只是开头

因为身体不是还活著

在死后

依然需要它的内衣

或长出它

听说某些器官达到完全成熟

只在头部不再牵扯它们之后?

假如我是你我会搁起

一套特大的冬内衣

不要赤条条走进那好夜里去

而在同时

保持平静暖和乾爽

没有必要过早地

「无事」忙 

神气地前进

手在背心里

别冲动

死神便不会有领土

还有足够的时间我亲爱的

我们不是还年青自如

不要叫

 

 

               柏林

 

一只歌一行字一个游离的片语

不断重复

在菩提树下

在菩提树下

如同每件事都重新开始

如同我把它从头

做起

这里我依然走着在找 

那伟大难忘的诗

它到哪里去了

它在这Woolworth's(注一)

一股甜腻的糖味

充斥空间 

也许他们在用Woolworth's的通风机

喷射它

一种化学战 

打中人行道上的你

把你吸进

软绵绵的机器里去

我窒息

在这厌气里

在这像死在

阿米巴的体内

每样东西软绵绵暖烘烘烂巴巴

我早就被消化掉了

Woolworth's 

母亲我又在你里面了

我被吸入粉红的

旋涡

Circe(注二)纺织的棉花糖里

在旋著我转

且把我绕上的

回旋门旁边

如在胶黏的通气道

一个把我夹住的小门

使我想起柏林

一定是一种活动人行道

捕蝇纸的自动梯

把人们扫进去

鞋子粘在它上面

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多

我不知道 

生已毁了这么多(注三)

Woolworth's的甜机器里

放一个金属块进去

你的体重同你的命运便掉出来

一张硬纸板的英雄双行体(注四)

我试了占卜饼干(注六)

发现它们都是空的

纵有中国的圣人们

囚于饼干工厂里

有一阵我在筹思一个阴谋

渗透到中国的占卜饼干工业里去

一个真正旧金山诗人们的地下组织

它可能成功

要不是中国的印刷工人

搞混了我们的命运

说它们不可解

说在他看起来都是一样

所以我被降到大Woolworth's

甜美国的缩图

何等场面

奇异的展览

柔软牙刷

成群的女人

甜蜜的山谷我唱我的

自由企业之歌

(想Thorstein Veblen(注七)所想的

当他头一次发现它

自一个斜坡)

有没有诗在这里

值不值得保存

孤寂

在西部歌唱

我开始为新世界歌唱(注八)

歌到哪里去了

我的诗呢

我也许不再有诗

_我还有我的诗学

像某些前辈诗人

诗学是诗的政治

把脚粘在捕蝇纸上

使每件事物每个人

都吊在一块

但我喜欢活生生的模特儿

喜欢所有那些自由的脚在狗的水平

Under den Linden(注九)

我有一个德国朋友

他写硬诗

他常陪我

到大Woolworth's里去

在东区它不是这个样子

在一个软柜台上我们碰到

一种新的德国发明

一种打字改错用纸

在它上面你只要打

同样的错误

在同一个地方

这纸便擦拭掉

那原罪

以一种化学的健忘症

这岂非很灵巧

很伟大

两个错造成一个对在柏林

Under den Linden

在布兰登堡门附近

如同每件事都重新开始

如同我们将它从头做起

如当我的母亲抱著我

在一个可爱的阳台上

且为我摆手

对另一个大游行

(有多神妙想

上帝爱我们

如果我们祈祷)

我是否要不停地摆

它从何时开始

我的抒情诗在哪里

我的叙事诗在哪里

谁擦掉了它

Under den Linden

我在某个地方失落了它

太阳的另一边

一首我开始写的情诗

何处去笨诗

在我母亲的暗处活动很久以前

嗳但

莱茵河的处女们

还在唱歌

还有「在灯下LiIy Marlene

喑哑的海女之歌!

Die Walkyrie! (注十)

Die Meistersinger!(注十一)

Steppenwulf (注十二) 我见到你!

精致的武器!

武器传递系统!

欢迎归来,克雷将军!(注十三)

上帝,回来,世界的无知

一支歌一行字一个游离的片语

在秋的都会

叶子的大道炽燃着火

 

历史的囚犯

缚着手脚!

我们再度流涕倾听

那些警笛再度鸣唱

在差错的河上

那里所有那些脚再度

踏著拍子前进再度

跟著打字机的键韵

一个瞎了眼睛的触觉打字员

打出的一行一支歌一个伟大的重叠句__

他们的诗,不是我的

当还是春天布谷鸟叫了又叫

又再叫.....

 

 

注一:一个连锁商店的名字

注二:希神话里使人变成猪的女巫

 注三:原文为 Life had undone so many, 源自但丁地狱篇里的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注四:Couplet

注五:Refrain

注六:幸运饼

注七:美国作家及经济学家(1857-1929

注八:I strike up for a New World 美国诗人惠特曼诗句

注九:德文:在菩提树下;柏林一街名

注十:战神Odin 之一婢女,将战死的将士引入Valhalla

注十一:瓦格纳所作一歌剧

注十二:赫塞所作一小说

注十三:美国一将军。1897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