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诗选译

 

童年

 

(巴西)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

 

我父亲骑马去了。

我母留在家里,在椅子上衣服。

我的小弟弟躺著睡著了。

我,一的小孩在芒果下,

读鲁滨逊漂流

个长尾的故事。

 

在正午的白色光里一很久以前-

  而且永忘不了的-

在奴宿舍学会唱歌催眠的

去喝咖啡。

咖啡黑得像老黑女人

可口的咖啡,   

好咖啡。

 

我的母坐著衣服。

我:

-嘘别吵醒弟弟

看看停在摇篮上的一只蚊子,

深深了口气。

 

遥远的某我父正在巡

延的林。

 

而我竟不知道我自己的故事

鲁滨逊得美精彩。

 

 

巴西RONALD DE CARVALHO

 

热带人,你的餐室

朴不做作如静静的果

透明的缸里,充满杂草的水,

游著色的,金的,粉的;

绿色的百窗透进来的微

的微,善默,

 

加重的光的微

你的窗。外,在天空下,

 

所有的都在唱歌,每片

是一只,每片是一只,每片

是一个声

 

独农庄的空气里充了芳草,

踏的丛薮、香、燠林的味道。

 

热带人,

我,用你彩色的玻璃杯,一口水。

(多么可景,倒映在一杯水里!)

 

 

新生的意

(古巴REGINO PEDROSO

 

直到昨天我彬彬有礼温文和气

 

去年我喝黄叶的云南茶

用精致的瓷杯,

并且阐释老子、孟子,

以及圣人中的圣人孔子的文。

 

塔的庇

我的日子,和而安

洁白如池中之

典雅如李白的

看白昏光滑的

天幕上翻斗。

 

但我被机械嘴里出的

异族的回音惊醒了:

用葡萄的咆哮放火-

使在夜里被谋杀

我的兄弟-

我的竹屋

以及我古老的塔。

 

而此刻,我新良知的机上,

我看洲的绿原, 

以及她壮丽的都市

在石与花。

 

在我眼前西方世界原形露。

握一串的世在我

白的手里,

我不再受野片麻醉;

今天我向民步,

在毛瑟的扳机上训练我的手指。

在今天的火上

我不耐地煎熬明天的

我要用我玉制的大

吸新代的气息。

一种异的不宁走了我垂眼里的睡意。

了深深看一眼地平线上的景,

去古老的

 

直到昨天我彬彬有礼温文和气

 

 

 

印地安女郎

(秘EMILIO VASQUEZ

 

是田野之

水之源

在那失落的午后

你的眼睛用狂野燃

 

我老兵的胸成了

一面咚咚的鼓

 

斯婷娜

     我在忠心地

          你的

看守一片野桃与

 

造一新星

用荷花

了的日子

 

然后在你唇上

晨光翩翩起舞

 

牵着手我们将跃过

到我们梦中的草原。

 

 

死去的报务员

(秘RAFAEL MENDEZ DORICH

 

壕后面,在有人看到的

剧发生后,

橡皮的耳机

套在他的上,

死去的报务员

依然聚精神地

继续收听命令。

像一群迷途的

记忆

的摩电码

在他眼前逡巡。

他依然有听

死去的报务员

音在他张开的手

有他的耳朵,在死亡里冷

倾诉自星的默波

 

 

死寂的夜

          (巴西MANCEL BANDEIRA

 

死寂的夜里,

柱旁,

蟾蜍吞咽著蚊虫。

 

有人走街上,

连个醉鬼都有。

 

但确有一列影子:

那些曾的人的影子,

那些活著以及那些巳死去。

 

流水在河床里哭泣。

夜的

 

(不是这个夜,而是另一更空的。)

 

 

阳凯广场华尔

(智利WINETT DE ROKHA

 

石雕的女人,在紫罗兰丛中裸露,

因空气的触摸而脸红

她苹果与向日葵的胸脯

忍受燠热黄昏粗鄙的曲

 

洁的曲线

生命的爆炸,

浮的美的滴:歌。

 

我用邪的眼刺穿她,

转过头来

正捉到我

把我影子的外衣

披上她的花肩。

 

 

 

雨夜

          拉圭)JUANA DE IBARBOUROU

 

天下雨等等,睡。

什么

有用小手指在窗玻璃上

敲的水在什么。

 

我在全心

听魔幻的姐妹

她睡在天上,

同太阳亲近,

在下了,活泼欢欣,

拉著的手

像一旅人   

自奇妙的归来

 

有多快活,

欣欣向的草兴奋

什么的明珠

在松厚密的枝上!

 

等等,睡:们倾

雨的律。

把你沉默的额头

放在我的乳

感到你暖的太

扑扑跳

活像铁锤

捶打著我的肌肉。

 

等等,睡。今夜

们两人自成一世界,

为风雨阻隔

暖的房里。

 

等等,睡;今夜我是,

,深植的根,

明天由此迸

,未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