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 1883-1963) 在他的出生地新泽西州的一个小镇上 度过一生。他是个小儿科医生,他的许多短诗便是在看病之暇用打字机敲出来的。写诗以外,还写小说、剧本、评文。他虽然是庞德的好友,却从未加入任何派别。在他晚年,他的诗被黑山派奉为典范。他可能是美国诗人中读者最多的一位。他善于用寥寥几句话,便勾画出一个人物的肖像。不加任何评语或多余的说明,让上场的人物用动作表演,生动而逼真。

 

 

 

<劳动者画像>

 

一个高大没戴帽的年轻女人

穿着围裙

 

头发向后梳拢站

在街头

 

一只着袜的脚踮立

在人行道上

 

鞋在她手里。仔细

察看

 

她扯出纸垫

找刺痛她的

 

一枚钉子

 

 

[简析] 威廉斯善于用寥寥几句话,便勾画出一个人物的肖像。不加任何评语或多余 的说明,让上场的人物用动作表演,生动而逼真。

 

 

 

<>

 

当猫

爬上

果酱橱

 

先是右

前足

 

小心翼翼

接着后足

踩落

 

到空

花盆的

陷阱里

 

 

[简析]一首充满悬宕生动的小诗。回句(run-on lines)贯穿全诗,使我们无法在任何 一处停顿下来。眼睛被诗人拉着走,一起去经历一个愉快的心灵之旅。

 

 

 

<鸢尾花>

 

鸢尾花开所以

下来用

早餐

 

我们寻遍所有

房间为

 

绝顶的清香起

先找不

到它的

 

来源然后有蓝如

冲出

 

震撼我们自

喇叭的

花瓣

 

[简析]这首诗同样地使用了回句的技巧,而每一节都出现的头重脚轻的形式,造成了一种清新的视觉经验。

 

 

<场景>

 

玫瑰花,在雨里。

别剪它们,我祈求。

它们撑不了多久,她说

可是它们在那里

很美

哦,我们也都美过,她说,

剪下了它们,还把它们交到

我手中。

 

 

[简析]我常引用这首诗来说明我对现代诗的一点看法。一首成功的现代诗,应该留给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诗人的任务只是提供读者一个场景,一座舞台,让读者凭着各自的背景与经验,去想象,去补充,去完成。这样的诗是活的,不断生长的,因为我们的经验每人不同,每天每时每刻不同。剪下玫瑰花的她,是一个迟暮的女人,看不得别人美?或是抱着怜香惜玉的心情,要让盛开的玫瑰,在我们心中保有最美好的形象与记忆?而为泪人似的雨中玫瑰求情,是纯粹的爱美,还是另有隐情,比如想到新交的情妇?如果是后者,那么女主角绝情的一剪,还把剪下的花交到手中,便大有杀鸡儆猴的味道了。总之,短短几行,可能性却无穷。这便是诗,好而丰富的诗。

 

可是它们在那里/很美一句,没说明是谁说的。但根据上下文,应该是的话。

 

 


<这只是说>

 

 

我吃了

冰箱

里面的

李子

 

那些

你也许

留起来

当早餐

 

原谅我

它们很好吃

又甜

又冰

 

 

[简析]这是一首相当有趣的小诗。题目<这只是说>大概是诗人留条里的开头语:我只是要告诉你。主人不在家,枯等的客人口干舌燥,忍不住把冰箱里冰得凉凉的李子拿出来解渴。由客人的登门入室到开冰箱拿东西吃,在在表示他们之间的相熟、不拘小节的关系。这首诗曾给了我灵感,使我写了下面这首叫<留诗>的小诗:我在冰箱里/留了几首///你到家的时候/它们一定/又冰/又甜。

 

 

原载:《让盛宴开始我喜爱的英文诗》,英汉对照,非马编译, 书林出版公司, 台北,1999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