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林的晨歌

艾肯

 

这是清晨,先林说,而在清晨

当光从百叶窗隙露水般滴入,

我起身,面向朝阳,

做我祖先们学着做的事。

屋顶上紫霭里的星星

在郁金色的迷雾中苍白欲绝,

而我自己在一个疾倾的星球上

站在镜前打我的领结。

 

藤叶轻叩我窗,

露滴对着园石歌唱,

知更鸟在樱桃树上啁啾

重复着三个清晰的音调。

 

这是清晨。我站在镜前

再一次打我的领结。

当远处波浪在浅玫瑰色的微曦里

冲击着白沙的岸滩。

我站在镜前梳我的头发:

好小好白呀我的脸!——

绿色的地球穿刺气团

沐浴於太空的烈焰。

有屋悬在星上

有星悬在海底...

而远处一个寂壳里的太阳

为我斑饰四壁...

 

这是清晨,先林说,而在清晨

我不该在光中稍息以怀神?

我屹立于一个不稳的星球上

他广漠且孤独如云

我将献这一刻于我镜前

给他一人,为他我将梳我的头发

接受这卑微的奉献,静默的云!

我将想起你当我步下阶梯。

 

藤叶轻叩我窗,

蜗迹在石上闪耀,

露滴自樱桃树上坠降

重复着两个清晰的音调。

 

这是清晨,我从寂静的床上醒来,

光辉地我自无星的睡海里起身。

四壁依然包围着我一如黄昏,

我还是我,依然保有同样的姓名。

 

地球同我旋转,但不曾移动分毫,

星星在珊瑚色的空中恹恹欲灭。

在啸鸣的虚空里我站立镜前,

漠然地,打我的领结。

 

有马在远处的山岗嘶叫

抖索着长而白的马鬃,

而山在玫瑰白的迷蒙中闪动,

它们的肩被雨淋黑...

这是清晨。我站在镜前

再一次让我的灵魂惊奇;

蓝色的空气在我天花板上驰过,

众多的太阳在我地板底下...

 

...这是清晨,先林说,我从黑暗中起身

乘长风离去向我不知的何处,

我的表已上好发条,钥匙在我口袋里,

而天空阴暗当我步下阶梯。

阴影在窗间,云在天上,

神在星际:而我将离去

想他正如我可能想起破晓

且哼我知道的一个曲调...

 

藤叶轻叩我窗,

露滴对着园石歌唱,

知更鸟在樱桃树上啁啾

重复着三个清晰的音调。

 

 

 

(简析]  这首诗是《先林传记》里的一部分。艾肯也同艾略

特一样,喜欢用一连串物件来营造气氛。在这首诗里,这些

来自大自然的物件(光、露水、星星、迷雾、藤叶、露滴、

园石、知更鸟、樱桃树、波浪、微曦、白沙岸滩、地球、太

空、屋、海、太阳、云、马、山岗),被镜子闪闪烁烁地

反映出一种难以把握、无以名状的情绪。中间还重复穿插了

一个由几乎相同的四个诗句所组成的诗节,更令人有回肠

荡气的感觉。诗人在诗集的前言里说并没有先林这个人。他

的这首诗,是他追求绝对音乐的产物,也是为了研究分

析个人的本源。先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的性格总

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谁。

 

 

作者简介:

艾肯(Conrad Aiken, 1889-1973)生于美国乔治亚州。父母早亡,

由亲戚在麻萨诸塞州养大。在哈佛大学受教育,与艾略特同班并成

为终身好友。写诗之外还写诗评及小说。得过多种诗奖,包括1930

的普立兹奖。对现代诗运动的推动贡献颇巨。

 

转载自:《让盛宴开始──我喜爱的英文诗》(英汉对照),非马编译,书林,台北,

199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