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鲁达 Pablo Neruda (1904-1973)

 

 

今夜我能写

 

  

今夜我能写最悲伤的诗行。

 

写,诸如,“今夜的天空上

蓝色的星星在远处颤栗。”

 

夜风在空中回旋,歌唱。

 

今夜我能写最悲伤的诗行。

我爱她,有时候她也爱我。

 

多少像这样的夜晚我把她拥在怀里。

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下我一遍又一遍吻她。

 

她爱我,有时候我也爱她。

怎么可能不爱她那宁静的大眼睛。

 

今夜我能写最悲伤的诗行。

想到我没有了她。感到我失去了她。

 

听到广的夜,因没有了她而显得更广更

而诗句跌入灵魂有如露珠滴落草地。

 

我的爱留不住她又有什么关系。

星星布满夜空而她没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远处有人在唱歌。远处。

我的灵魂因失去她而不满。

 

我的视线试着找她想把她拉近。

我的心寻觅她,而她没同我在一起。

 

同样的夜晚把同样的树染白。

我们,那时候,已不再相同。

 

我不再爱她,那是无可置疑的,但我曾多么地爱过她。

我的声音试着找一阵风去触摸她的听觉。

 

另一个人的。她将是另一个人的。正如她曾是我的吻。

她的声音,她明丽的身体。她无垠的眼睛。

 

我不再爱她,那是无可置疑的,但也许我爱她。

爱是那么短暂,遗忘却是那么悠长。

 

因为在像这样的夜晚我把她拥在怀里

我的灵魂因失去她而不满。

 

虽然这是她让我忍受的最后痛苦

而这些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