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 (1821-1867)

 

把自己灌醉              

 

把自己灌醉并保持泥醉。就是了;那是解决我们最大问题的唯一办法。为了不感到压断你的背、把你的头一直往地面上按的那个可怕的时间重负,你必须不断地毫不留情地经常地保持泥醉。

 

可是用什么让自己泥醉呢?用酒,用诗,或用美德:随你喜欢。但把自己灌醉!

 

而如果你有时醒过来,在皇宫外面的台阶上,在某个壕沟的青草中或你房间的孤寂里;而你发现醉正离去,或早已消失,问风与浪,问星与鸟与钟;问每样飞逝的东西,每样流动的东西,每样能唱能说能叫能吼的东西:——问它们:「什么时候了?」而风与浪,星,鸟与钟都将回答:「是喝醉的时候了!」是的,如果你不只想做时间殉难的奴隶白白活过一辈子,务必保持泥醉!用酒,诗,或美德:随你喜欢。